IMG_7775.jpg
IMG_7774.jpg

  看著兄妹倆熟睡的身影,想著一小時前小風箏痛到大哭不止,而我竟不耐的大聲斥責他的情境,心底又自責又心疼





  把拔加班不在家的那晚,母子三人洗完澡後,正忙著幫小南風穿衣服的我突然聽到在床另一頭蹦跳的小風箏埋頭在棉被裡大哭的聲音,被小南風不受控搞到情緒快要斷線的我,不加思索的出聲要求小風箏抬起頭來讓我看看他哪裡痛,疼到不能動彈的他將臉趴埋在被裡哭著回我:「好痛哦,馬麻,我好痛哦」,以為他只是和平時一樣撞疼身體某處的我,連頭也沒抬的再請他起身讓我看一看,但他繼續維持著駝鳥把頭埋進土裡的姿勢狂哭不止,正在和小南風搏鬥的我推測他大概又開始在鬧脾氣討抱抱,一時理智斷線,立刻大聲的吼著:「你不起來就沒有抱抱」,見他還是沒有反應,還加碼又吼了一聲:「再不起來我就不理你囉」,他一聽慢慢的抬起身來,邊哭邊爬的坐到我跟前來,我抬頭一看見他眼睛旁的傷口,這才知道事情大條了。



IMG_7780.jpg

  滲著血的傷口長達4公分且緊貼著右眼,我嚇的停下幫小南風穿衣的雙手任由她在床上哭鬧,把小風箏抱坐在床沿邊問他:「你撞到哪裡?」,他又痛但又不敢摸傷口的回著:「我撞到窗戶邊」,我看著他的傷口心理又急又疼,雖然雙腳趕忙跑到書櫃旁拿出醫藥箱,但嘴邊卻因慌張而失控的心緒嘶吼著小風箏:「我叫你不要跳,不聽話,撞到了吧,不准哭,會痛的藥藥才有效,誰叫你不聽話,忍耐一下,等一下就好了,以後不准你在床上蹦蹦跳跳。」這麼一連串失控的吼叫怒罵聲持續了好一陣後,我才心疼的抱起已擦了外傷用藥的他不捨的安慰著:「乖,馬麻秀秀,不痛不痛,趕快睡覺,睡著就不會痛了,今晚要忍耐不能趴著睡哦,以後不可以在床上跳跳跳了知道嗎!」

  幸好傷口不深,看來應該不需送醫院急救縫合,自行處理完他的傷口後,小南風的哭聲這才進入我耳裡提醒我,還有另一個麻煩未解,右手抱起在床上狂哭了十幾分鐘的她,左手摟著還在涰泣的小風箏,我第一次拿起手機請Keith停下工作趕緊回家,不只兄妹倆需要把拔疼,我心底的慌和對小風箏的不捨也需要老公安撫。



IMG_7786.jpg
IMG_7771.JPG
IMG_7778.jpg
IMG_7785.JPG

  Keith回到家後兩個孩子已哭累睡了,他邊聽我說明狀況及小風箏的傷勢,邊查探著他熟睡的臉龐,確定沒有大礙後轉身擁著我說:「辛苦你了,傷口看起來不嚴重,應該不用看醫生,但應該要好一段時間才會復原,你不用擔心,他應該哭很大聲吧?睡了就好。」是啊,哭的這麼大聲,撞的這麼疼,我這個當媽的竟然還邊大聲責罵他邊擦藥,然後又心疼的緊抱著他安撫,像個短路的神經質媽媽,望著他受傷的模樣,我好自責,我真的是個失職的阿木。



IMG_1260.JPG

  拜外公的厲害藥水所賜,傷口隔天一早就結痂了,但又眼卻腫到連雙眼皮都不見了,小風箏有因此學到教訓嗎?當然是沒有,隔天晚上天真的跟我說不能在窗戶邊跳,只能在床的另一邊跳,唉,才痛一晚馬上又回復皮蛋樣!



IMG_7953.JPG
IMG_7904.JPG

  第三天去奮起湖時,不只腫脹到又眼下垂,而且還變成了大黑輪,成了眾人的注目焦點,我差點就要成了家暴專線的查緝對象。

  一週後的今天,結痂已掉,腫已消,深層的瘀青仍在,慶幸的是沒有在臉上留下疤痕,但我心裡仍自責著:我真是個失職的媽媽

  



  



                       Summer~在旅行中遇見自己

 

 

  

 

    全站熱搜

    janot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