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隔許久未發文,忍不住浮出水面來在FB上PO文下列文章,表達我對台灣媒體的失望





  昨晚九點,打開房裡的電視,畫面上是人牆般的記者群,爭先恐後的圍在跪坐江子翠捷運站前的鄭捷父母,那一台台拼命往前推的攝影機及收音麥克風,就像法官的法槌般審判著下跪、磕頭與哽咽道歉的鄭捷父母,而喇叭裡傳來的是電視名嘴情緒激動的批評著鄭捷父母養子不教父之過的聲音,我的情緒因為那爆怒的語調而呆滯了20秒,名嘴如此評判著鄭捷父母:「他口中所謂的家破人亡之痛怎麼比的上受害者家屬的痛,他一再強調同樣嚐到家破人亡之苦,好像他也是受害人一樣,根本讓人感受不到他的歉意!」回過神後我立即關掉了電視。

  那一番嗜血的言論,讓我想到了兩年前發生在東京的台灣女留學生被殺命案,兇嫌張志揚在日本被捕自殺身亡後,其父親在認屍後步出警署向媒體說:「我看到兒子遺體了」後,再也控制不住情緒,開始崩潰哭泣;吳念真導演看到新聞畫面後相當不忍,在個人臉書上沉痛呼籲媒體:「犯罪的是一個已經30歲的大人,不是他的父親。面對一個剛失去兒子的父親,一個哭泣著的父親,你們不能什麼都不要問嗎?求求你們,明天如果因為工作需要,能不能只拍他的背景?他知道的可能比你們還少,但他想瞭解的卻比你們多太多,至於他的痛,年輕的你們可能一點都不懂。」

  天下父母心,沒有那一個父母親會存心把孩子教成犯下捷運殺人事件的兇嫌,當鄭捷的父母面對兒子犯下大錯,跪求眾人原諒,哽咽的說出:「希望法官可以速審速決,來告慰受難者家屬,我再次跪拜,身為父母,我們教養他21年來,一定有我們不知道的疏失,我們難辭其咎,再次對受難者跪拜,希望鄭捷可以下輩子好好做人」時,他的心底何嘗不痛,而在電視上大放厥詞的名嘴們,你們哪裡了解受害者家屬的痛?你們哪裡懂得親口說出要法官速判自己的骨肉死刑的慟?你們如何證明自己在父母親的角色上做的比鄭捷的父母好?足夠資格來批評別人身為父母的不是?這些名嘴的嘴臉真的令我感到不恥!

  

  




                        在旅行中遇見自己~Summer



    全站熱搜

    janot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