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628.JPG

  喜歡東北角亮綠的山巒在豔陽下發著光亮,喜歡十三層遺址永遠佇守在濂洞灣上,守護著陰陽海和金瓜石的美麗山城。




  
  對我來說,金瓜石就像東北角上最寧靜的山城,含蓄而婉約,她曾經擁有過的風華是黃金神社的旗幟台、黃金瀑布的流水、綿長山間的廢煙道、水湳洞階梯小道旁的日式平房,還有依然守在水湳洞的十三層遺址,每當車子由萬瑞快速公路下了濱海公路後,我就會期待著十三層遺址出現在黃金公路口,當它出現在遠遠的山邊時,那就表示我最愛的金瓜石到了。


IMG_0991.JPG

IMG_1001.JPG

IMG_1006.JPG

IMG_1270.JPG

  依山而建的十三層遺址是前台金公司的選磺場,當初日本人為了將茶壺山頂挖採的礦石加以粹練成金,特於1933年由台灣鋼鐵礦務局依鍊製金銅的程序,沿著水湳洞上方的山麓由高至低興建廢煙道、通風管、運輸纜車、煉金場、轉運站、儲存槽暨選礦場等設施,其中最下方的選礦場包含了碎礦工廠、磨礦場、氰化工廠及浮選工廠等,高至低共十三層,層層萃選出精砂,再從基隆八尺門以船運送往日本佐賀關精練。


IMG_6622.JPG

IMG_1014.JPG

  選礦煉製場日日夜夜處理礦砂生產粗銅,直至二次大戰時被盟軍轟炸破壞才得以偷得休息,台灣光復後由台灣金屬礦務局接手恢復生產;一九七七年興建禮樂煉銅場後,因生產量相對大而使選鍊場相形失色,生產線運作直到一九八五年台金公司的財物出現問題方宣告停工,現在原日治時期的選洗礦相關設施已拆除,但仍留有選場基座、廢棄煉金工廠等設施。


IMG_1301.JPG

IMG_1303.JPG

IMG_1089.JPG

IMG_1315.JPG

IMG_1311.JPG

  選鍊場不再選石鍊銅,隨磺藏而來的人群散去,散不去的鍊礦設施守在山城上,隨著歲月的流轉而凋零,如今的「十三層遺址」,外貌殘破、荒廢,但遺留下來的巨大身影,仍可想見昔日採金銅礦的壯盛規模,讓人不自覺地墜入時光隧道裡,想像當年數千人聚集在這冶金鍊銅,帶動了金九地區繁榮的過去光景,夕陽西下時,駕著小船望向金九方向該是多麼繁華亮眼,那夜裡的燈光怕像是墜落山邊的另一條銀河吧


IMG_6610.JPG

IMG_6618.JPG

IMG_6609.JPG

  站在濱海公路旁的黃金公路入口望向茶壺山,廢煙道像條巨大的蟒蛇由十三層遺址向上攀爬,一號、二號、三號煙道分據山的一頭往本山六坑旁的廢煙處理站集合後,齊力將廢煙排入山谷之中,再也不需排放廢煙的廢煙道久失維護,那沿著山勢起伏的煙管斷了好幾處,但依然緊攀著翠綠的山不放,好像攀住了山就抓住了那斷流逝的黃金歲月般。


IMG_0985.JPG

IMG_0986.JPG

  黃金歲月在黃金博物館園區開幕後以另一種形式讓山城再度擠滿人群,但我仍舊獨愛水湳洞只能以雙腳踩踏階梯間的日式懷舊,那份寧靜裡藏著淡淡的失落,滑過小巷小弄間,偶爾傳來老人家的談笑聲卻溫暖的像回到外婆家的三合院前,失色的山城在我心裡是那麼的韻味深厚,讓我一次、兩次、三次....,走過千遍也不厭的回到這尋找週末時光的悠靜。






                          在旅行中遇見自己~Summer



    全站熱搜

    janot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