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留在德記洋行的廢倉庫裡,歲月的光絲迷失在樹根、老屋間,被遺忘的倉庫以樹根、磚牆糾結的方式寫下這段關於失落歲月的日記








 

   位於德記洋行隔壁的安平樹屋最初為洋行倉庫,考証發現其砌牆磚塊取自熱蘭遮城紅磚,再由其門楣花崗石、窗框基石與木屋架構判定,倉庫最早約建於十九世紀末,是當時「大日本鹽業株式會社」出張所倉庫,光復之後曾改為台鹽辦公室,據台鹽老員工回憶,一九三五年在此上班時倉庫牆面就已經有榕樹盤根了。

 

 





  沒想到荒廢了幾十年後,時間就像停留在倉庫中走不出去一樣,紅磚間、土牆裡、瓦片上,屋裡屋外到處都是累積了數十年的時光軌跡,百年老榕樹的氣根由樹稍垂進頹圮的屋裡,一年又一年緊緊包覆住斑駁的磚牆,枝幹愈來愈粗、氣根愈來愈長、保護愈來愈緊密,在被遺忘的這段光陰中倉庫與老樹互相守候著,一起在每個角落用交纏的身影寫下逝去的歲月。




  隨著「安平港國家歷史風景區」的開發,老倉庫「樹牆糾結」的特殊景象所散發出的特殊氣氛及神秘氣息,經過台南市政府的古建築再造,搭建起不影響原有景觀的空中棧道後,這段「屋樹合鳴」的戀曲成為旅人爭相尋訪的故事場景。 








  樹屋的面積不算小,穿梭其間,枝葉間穿越而過的光在屋裡玩起影子的遊戲,光影之間明暗交錯,夏日的午後漫步其間,炎熱的豔陽被老樹擋在外面,涼爽的微風躲在屋內玩著捉迷藏,而我則安靜的享受這一切,張開眼、打開心、釋放所有的毛細孔用力感覺屋裡的過去與現在




  當陽光由白轉黃,斜射入屋裡的角度愈來愈大時,近晚的紅色太陽慢慢下沈,空氣裡只剩夕陽西下的餘溫,走出樹屋坐在屋外的草皮上,大片的草皮上少了迴盪屋裡的談話聲,更是清爽自在,雖然常聽擦肩而過的遊客說著:「這裡還真像柬埔寨的塔普倫寺啊」,但對我來說,塔普倫寺沒有安平樹屋的清新綠意、塔普倫寺沒有安平樹屋穿梭空中森林的棧道、塔普倫寺沒有安平樹屋的光影變幻、塔普倫寺沒有安平樹屋的大片草皮,塔普倫寺不如安平樹屋只要開上一小時的車就能到,塔普倫寺更少了一份安平樹屋獨有的悠然氣氛。

  這裡不是塔普倫寺,這裡是安平樹屋,是樹與屋相戀數十年的安平樹屋。



                                                                       
                          在旅行中遇見自己~Summer



 

    全站熱搜

    janot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