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著夜船航向黑尾鷗的故鄉-東引,高掛的皎潔圓月在海面上投射出一抹月光,在漆黑的夜空中劃破海面所消逝的8個小時,換來基隆與東引的空間互換。

   


  為了趕在九點前到達基隆拿票劃位,我特地請了兩小時的假,早早的回到宿舍做最後的行李確認,洗了個澡,穿上最舒適的衣服,換上最渡假的心情,坐上往基隆的太魯閣號,在七點走出基隆的月台,拎著NB和行李,走在慶讚中元節而封閉車輛進出的歡欣街道上,向著廟口的方向移動,平時車潮擁擠的廟口週邊,完全不見任何車輛行駛著,街道上只有擁擠笑鬧的人群和熱鬧遊街的花車,熟悉的街道頓時穿雜著陌生的影像~沒關係,遊人們輕鬆談笑的氣氛讓我更深刻的感受到渡假的興奮,廟口不變的美食更撫平了那種陌生感,走回火車站旁的西岸旅客碼頭,爬上帶著我通往候船大廳的樓梯,拿了來回船票並劃好位,取出行李中的角架和相機,主角換成基隆港的夜色囉~

 

 


西岸碼頭對岸的夜色多了大老公廟的燈火

大老公廟明亮的燈火

燈火在水面上搖動的光影

夜色下的台馬輪

馬祖~台馬輪的終點站

  對岸絢麗的河岸燈火是背包客們鏡頭下從未缺席的一景,但是我的照片和別人不一樣哦,因為大老公廟在整個農曆七月都會開燈以指引好兄弟們,所以我的照片多了點燈的大老公廟和兩束光啊,而且中元節時的月亮又圓又大,照著港邊的台馬輪!




窄小的臥舖

低矮的臥舖讓人坐在床上會頂到頭

啟航前在右側舺板上抽煙的遊客

  直到候船大廳裡傳來登船的廣播聲後二十分鐘,我才急忙的將相機連同角架一起扛上肩去登船,走進船艙後,只見一床床的上下臥舖隔著半公尺的走道相對,那低矮窄小的空間讓我第一次覺得長的不高真好,雖然坐起來會撞到頭,但行李和背包放在床尾後,也能四肢伸展開來舒服的躺在床墊上,而且臥艙裡的「不用錢」冷氣剛好和小毯子組成最佳二人組,說真的,加上那正好符合我習慣的扁枕頭,說真的,其實還蠻好睡的耶,我可是一睡到天剛亮才爬起來拍日出哦!




船劃不開海上濃密的霧 完全不見日出的蹤跡

隻身出遊的旅人一個人迎接即將展開的旅程

前方的中柱港大紅標誌宣告著陸上旅程就要展開

  大不幸的,起了個大早想要拍照,結果陰暗的天氣和烏雲下的海面黏成一片灰,完完全全看不到一絲絲橘紅色的日出啊,而在超冷臥艙裡躺了一夜的相機在到了常溫的船頭後,鏡頭內竟然起大霧啊,鳴鳴鳴,這時才又發現小相機也是有優點的,因為鏡頭短,它完全沒有空間起霧啊,難得在旅行時使用的小相機,突然間身負重任,記錄起抵達東引的這段清晨時光,嗯,只希望時間再晚一點後太陽能戰勝烏雲,讓我的東引行能是趟熱情的陽光假期



                               
                              在旅行中遇見自己~Summer



 

    全站熱搜

    janot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