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辛勤換新衣才能永保純淨的藍白映象,不論在東湧燈塔或希臘,我都看到了辛苦刷油漆為建築物換新衣的一群幕後功臣

 


  你有沒有想過,座落在SANTORINI岩灣上高高低低的白色夢幻旅舍,為何能終年迎著海風與陣雨而永保明亮純白?又或是MYKNOS的迴廊裡,那迎著旅人步伐的白色迷宮為何從未留下灰色的足印?而那照片裡永遠像剛用黑人牙膏刷過的東湧燈塔,為什麼就能出塵不染一點雜質?不是什麼神奇塗料,也不是什麼氣候獨特,只是因為勤於粉刷油漆啦!

 

  還沒在MYKNOS看到希臘人蹲在路中塗著白色油漆的情景前,我從沒想過這片白色迷宮為何從不變灰,永遠保持著迷人的白色優雅,好像就一切是那麼理所當然的樣子,直到那一刻我才恍然一醒,原來優雅的影像就像美麗的女人一樣,是一點都偷懶不得的。

 

    這次在東湧燈塔,就這麼剛好遇到了燈塔每年一次的粉刷工程,當我疑惑著一層層的油漆會不會掩蓋住紅磚堆疊的美麗方格時,結束一天粉刷工作正在收拾工具的燈塔管理大哥熱心的為我解答疑問並介紹了燈塔的保養及維護工作。

 

 

  已被列為三級古蹟的東湧燈塔是由水泥所堆砌而成,防水性不佳的水泥難以抵擋終年吹襲的海風,為了能防止海風中的溼氣及鹽份侵蝕燈塔及其餘附屬房舍的建築,油漆成了燈塔的最佳風衣及新裝,所以每年一次的粉刷工程就是燈塔能長壽加永遠美麗的秘抉啦。

 


大哥,你愈往上爬我的腳愈軟啊!

風就是這麼給它大啦

  站在辦公室處往下望,燈塔昂首豎立於花崗岩質錯落的險峻山勢上,不得不佩服起油漆工勇氣與膽量,因為這兩天風大的讓我由燈塔爬上通往管理員室的石階就搖搖晃晃,到了石梯轉角的迎風處更是連頭上的墨鏡都給吹掉了,原本綁的整整齊齊的滿頭馬尾像瘋婆子一樣四散飛,所以這已經不是有沒有懼高症這麼單純的問題了,在暴風中爬上全無安全措施的塔頂上,一手忙著擦油漆一手忙著抓緊塔頂欄杆,媽呀,他們腳沒軟我看的都腳軟了。{#emotions_dlg.emotion_013}

                

  可不要以為這群藝高人膽大的大哥們是專業油漆工哦,他們可都是燈塔管理員啊,我的天啊,連一根安全繩都沒綁就上到塔頂去,而刷塔身的那位大哥更是只穿著白襪+拖鞋,就在只用繩子隨意固定在燈塔旁的竹梯上爬上爬下,看著他一副自若的坐在燈塔上的窗上刷著油漆,我心理無法控制的幻想起他不小心掉下來的恐怖景象,大哥們,請受小妹一拜,你們真是燈塔的英雄啊~~{#emotions_dlg.emotion_017}





                                           在旅行中遇見自己~Summer



    全站熱搜

    janot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