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這裡是離天堂最近的地方。於是,人們的腳步紛沓而來,試著滿足心中的渴望。於是,西藏在藏人與漢人間蓬勃起來,在傳統與現代間矛盾掙扎,在我的想像與真實間重新定位。



  這八年不斷讓旅行的腳步在台灣各地行走著,不論是初次或重覆造訪一個地方,永遠都以輕鬆的步伐,細細地將每一秒鐘
、每一個畫面用力刻在心底,經過了八年,每每回到記憶中曾經美好的城鎮,總是發覺在觀光盛行、經濟掛帥的年代中,那份美好總在商業化的浪潮裡出現缺損,心裡不免浮現小小的遺憾。

  那天,在面試的空檔,隨手拿起去年12月份的TOGO翻翻,讀者小小的一篇西藏心情記錄,給了我好大好大的感動,它呼應著我心中面對商業所帶來現代與傳統拉据的矛盾,或許,這個議題仍未在許多人心中引發共鳴,希望透過這篇文章的轉述和分享,能在看過的人心中激起小小的漣漪!


              ~~~~~~~~~~~~~~~~~~~~~~~~~


  據說,這裡是離天堂最近的地方。於是,人們的腳步紛沓而來,試著滿足心中的渴望。於是,西藏在藏人與漢人間蓬勃起來,在傳統與現代間矛盾掙扎,在我的想像與真實間重新定位。


  在納木措湖邊,一位小女孩安靜地抱著一頭羔羊。羔羊柔順地張著明亮的眼睛,小女孩也柔順地張著明亮的眼睛。沒有言語,只是靜靜地望著我們,卻惹起我們許多的憐惜。即使我們問了什麼,她也僅以身體語言回應。沒有聲音,但她明亮的眼睛卻引起我翻騰的思緒。西藏之行,給了我心靈前所未有的感觸與震撼,觀光帶來的究竟是財富還是災難?乞討會對孩子的人生帶來怎樣的未來?文明引發的是更美好的生活還是傳統生活的毀滅?

  或許是藏人悠閒的步調跟不上觀光快速的腳步,人來人往的都市中,藏人成了少數,能從事觀光服務業的藏人更是少見。即使是在藏人聚集膜拜的廟寺中,絡繹不絕的觀光客人數也絲毫不比藏人遜色。除了保護的古蹟景點,都市裡見不著傳統的藏人屋舍,只有走入偏遠的大地,方能體會西藏純正的風土民情。

  「乞討」是許多人對西藏共同的印象,尤其是小朋友看見觀光客便會急急地奔跑到附近,有人積極地央求乞討,也有人靜靜地等待觀望。雖然隅爾因為無法完全滿足他們的期望令我感到困擾,但是他們並非貪吃貪求的小孩,他們的物質生活水準確實匱乏,而觀光客所能提供的糖果、餅乾、鉛筆等物資,對他們而言都是寶貴的資源,看著一個個純真的小臉上充滿盼望,怎不叫人心疼?時間充許時,我們也會分享數位相機的影像給他們欣賞,稚氣的小臉總會湧現驚嘆的表情,好像我們是高明的魔術師,讓他們移不開眼睛。看見入鏡的自己或同伴更會興奮地品頭論足、滿溢,這時,笑容成了我們共同的語言,孩子回到了純真自然的年紀。

  納木措湖邊的小女孩怯怯地收下我送給她的筆記本,淡淡的微笑說明了她的謝意。聖潔的日光在空氣中閃耀,湖水如海拍打著規律的聲音,山川莊嚴目視這世界的快速變化。「再見!」在納木措湖邊,我向那位恬靜的小女孩揮手道別,也向我夢想中的西藏道別。

  摘錄自TOGO 9512月號 永康讀者小小作品




                                  
  
                                   在旅行中遇見自己
~Summer




 

    全站熱搜

    janot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